实操|如何评估老人的抑郁症状?

摘要: 如果你不甘心就这么老了DO IT RIGHT NOW在之前的文章中,不老调介绍了针对老人评估的相关文章(点

10-10 06:41 首页 不老调

 如果你不甘心就这么老了

DO IT RIGHT NOW



在之前的文章中,不老调介绍了针对老人评估的相关文章(点击可查看):

评估老人认知功能的知识,还是懂点好……

多角度的长者临床评估——评估老人的专业伦理挑战

实操|如何评估老人的身体健康机能?

全方位了解老人状况——综合评估你知道怎么做吗?


近来,小调儿遇到不少和自己诉说国内回家心事的朋友。过年从老家离开,返回城市,不仅带回来很多土产,很多同学也带回了一肚子的气。大家许久不见自己的父母,对父母的认知还停留在完美的回忆。但是过年七天,父母的消极情绪、烦躁不宁,让我们在家里日子也异常抓狂。


其实,我们可能并没有注意到,父母在变老的过程中,遇到了情绪上的障碍,自己无法解决,需要我们一起帮他们渡过难关。抑郁,就像是情绪的感冒,早日加以治疗,是完全可以康复的。


今天,我们重点介绍如何评估老人的抑郁症状,欢迎大家留言讨论。


通常抑郁状态与近期遭受重大生离死别打击有关,如配偶、亲人或挚友的病重和离世。在这种情况下,老人多少会有点抑郁,除非延续一段极长的时间,否则不应视之为问题。


而老人严重抑郁的两大主要症状,一是情绪低落及对事物和身边的人明显失去兴趣。其次的症状包括异常难过的心情、不时哭泣、以及睡眠规律失常,当中又包括失眠或嗜睡。抑郁的人通常会表示感到长期疲乏和精力不振。没有能力做任何事情 (Mui & Lee, 2013)。


 

抑郁的老人,连作最简单的决定也有困难,例如决定该吃什么,或如何处理熟悉的事情。抑郁的老人对人生不再存有什么期望,提不起劲参加任何社交活动。


评估老人的情绪状态时,我们需判断其情绪状态是否稳定。老人是否表现抑郁状态,在言语间表示自己很多时候都表现出觉得难过或低沉的情绪。虽然每一个人都有情绪低落,或者难过的时候,但长期感到难过,并不是一个正常老化的现象。


老年抑郁量表(Geriatric Depression Scale, GDS) ( Mui, 1996; Yesavage, 1983)是初步诊断抑郁症状的常用工具。老年抑郁量表 (GDS)是在美国或亚洲获广泛应用,在中国人群中也获得了很好的信效度。通过三十条的简单是非题,判断老人抑郁状态是轻微还是严重。老年抑郁量表易于使用,对于各种教育程度的老人也颇为适合。此量表专为老人设计,由量表所得的答案,可协助社工确认老人是否需要支援辅导,找出老人在那一方面需要特别协助。

 


仅仅为老人进行一次抑郁量表测验,并不能绝对确定他/她是否患上抑郁症,如有需要,社工可再为老人进行评估。测验结果很多时候是因为有生活压力的影响,例如健康欠佳、家人亲朋的去世、生命或生活有重大变故等,因此,一次的评估可能不是长期抑郁的有效指标。

 

当老人表现出抑郁症状时,他们可能很难去回答GDS评估中三十个问题。近年来,研究者将问卷精简至15个问题(Mui, 1996;参见表二), 全问卷分数解释如下: 正常:0-4分。 轻度抑郁:5-9分。严重抑郁:10-15分。


为了老人安全起见,如果老人得到评分在5至9分之间,应给他们多加照顾,如果老人得到评分在10分以上,应给鼓励他们见医生和接受辅导,照顾他们愈早愈好,因为抑郁的人可能有自杀意念,这样非常危险,要多加援手 (Mui & Kang, 2006)。 



全问卷加总分数解释如下:

  • 正常: 0-4分

  • 轻度至中度抑郁: 5-9分

  • 严重抑郁: 10-15分。 


社工对记忆力和抑郁症状评估应当作为暂时性的判断。因为社工并不具备诊断精神疾病的资质。照顾计划应当包括其他医护人员的意见,保证护理计划的整体性和多维度。


评估自杀倾向

当中以刚刚经历了生活境况变故的老人,如丧偶、迁出长年居所,有更大自杀的可能。老人如果健康欠佳、独自居住、社会经济地位低、而且没有足够社会支援,寻死的机率尤甚。面对这么多的失去和失落,老人需要很多支援,评估老人情绪健康时,必须确实考虑到可能引致自杀的因素。

无独有偶,就在前天,小调儿居住的小区里,就有一位90岁的老爷爷跳楼自杀。据街坊邻居说,老爷爷无儿无女,老伴瘫痪,两人无人照料。我不知道老爷爷跳楼的原因,但当别人过春节阖家团圆时,他们两人却是冷冷清清,相依为命。当无法面对生活、健康带来的变故以及得不到帮助时,寻死或许是他当时做出的激烈情绪反应。如果这个时候,有身边的亲朋或者社区社工伸出援手,这个惨剧就可以避免。


社工对抑郁及自杀必须有充分的认识。自杀是生死攸关的大事,自杀的可能绝对不容轻视或忽略。若老人自杀倾向很高,社工必须立即行动支援。


因此,在评估过程中,可以询问有关问题,清楚界定老人是否有很大自杀的倾向。若然老人自杀的倾向很高,便须立即转介有关方面作精神支援。


很多读者要求介绍关于评估的实际操作过程和逻辑。本文的评估框架是参考interRAI评估系统,大家可以访问网站http://interrai.org/和“interRAI评估系统”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相关专业信息。

 

下次,不老调准备和大家讨论关于社会支持(social support)评估。如果你对某个评估方面有问题或者见解,也非常欢迎在本文下方留言,和小调儿多多交流。

 

参考文献

梅陳玉嬋 齊銥 徐永德 著 (2008) 《老年社會工作》。 出版:格致出版社、上海人民出版社

楊培珊 梅陳玉嬋 著 (2011) 《台灣老年社會工作: 理論與實務》。 出版: 第二版, 双葉書廊

Hooyman, N. R. & Kiyak, H. A. (2011). Social Gerontology: A Multidisciplinary Perspective (9th Edition).  Boston, MA: Allyn and Bacon.

Lexington Books, D.C. Health and Company.

Mui, A. C. & Kang, S. K. (2006). Acculturation stress and depression among Asian immigrant elders.  Social Work. 51(3), 243-255.

Mui, A. C. (1996). Geriatric Depression Scale as a community-screening instrument for elderly Chinese immigrants. International Psychogeriatric, 8(3), 445-458.

Yesavage, J., Brink, T., Rose, T., Lum, 0., Huang, 0., Adley, V., & Leirer, V. (1983).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a geriatric depression screening scale: A preliminary report. Journal of Psychiatric Research, 17:215-228.



注:文章图片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,谢谢。




公众号还在成长期

望读者朋友们多多分享转发


渐老或许是生命中最孤独的过程

但“不老调”愿与你同行

长按识别二维码,关注“不老调”


首页 - 不老调 的更多文章: